首页>福州美食 > 酱油荔枝吃过了?还有更奇葩的吃法!

酱油荔枝吃过了?还有更奇葩的吃法!

[摘要]荔枝蘸酱油是闽粤一带部分地区特殊的吃荔枝方法。由于它制作过程比较简单,只需要把荔枝剥壳,蘸上酱油就可以吃了。这样也能吃?小编忍不住想问能拿来烫火锅吗?

最近一道黑暗料理刷爆了微博朋友圈对!就是它!酱油荔枝配稀饭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吃过的同学都知道

这样搭配很妙啊

哪里有黑暗料理的感觉……

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越奇葩的吃法,往往蕴藏着巨大的威力

比如老干妈配雪糕?!

俘获全球粉丝的吃法……简直妙不可言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不要小看福州人的脑洞

无论啥都能吃成一朵花~

看完只会出现一个大写的“服”

01

荔枝蘸酱油配稀饭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古时候吃荔枝得废掉留多少人力马力

可福州作为荔枝特产地

福州人大概做梦都能偷着乐了

每当荔枝盛产的季节

荔枝蘸酱油配稀饭

一个很不上相的老吃法……

在外地人眼中,这或许有些重口味

甚至堪称黑暗料理

但是老福州人中广为流传,无人不知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荔枝“性热”,吃多了人容易上火

而蘸取酱油后,便能去掉“芒果病”和“荔枝病”

叫口舌和肠胃不至于太遭罪

虽然这种说法靠谱与否无从考证

但是我大虎纠人心大,怎会在意?

反正齿牙受用就足矣!!!

02

龙眼配稀饭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福州人都爱甜

盐巴可以少,但糖绝不能少!!!

转眼要到龙眼季节

想到那令人垂涎欲滴的龙眼稀饭……我就……啧啧啧

小时候,妈妈都会细心地把龙眼壳剥掉

然后一溜几十颗龙眼丢进稀饭里

那滋味,不是幸福二字能够形容的!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P.S.白露时节时

早餐会吃龙眼泡稀饭,可以补气血哦

但是吃多了容易上火呢

福州人本来就火气旺,湿气重

再好吃都要节制~节制~

(当然我知道吃货们不会听我的劝的,额额额)

03

龙眼蘸酱油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酱油风疯狂蔓延

连龙眼也逃脱不了……

甜咸交融的滋味……

酱油简直是混搭界的神器啊!

听说,厦门等地的小伙伴还有五花八门水果蘸酱油

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请你们随意感受一下……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苹果蘸酱油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芒果蘸酱油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蕃石榴蘸酱油

04

虾油拌米糊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哈油,哈油”

外地人以为你在喊加油

可这是福州人小店的必备资料——虾油

用小鱼虾为原料,经腌渍、发酵、熬炼后

得到的带有咸味和鲜味的调味汁

米糊和空心菜必加虾油~!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所谓“调味常需相辅佐,烹羹每赖滴琼浆”

这一副形容福州虾油的楹联

用“琼浆”来形容它

你大概能猜出福州人对于虾油的狂爱了吧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华丽分隔线

看完那些重口味

还是换点小清新的吃法吧

福州人的童年记忆里

一定都有它们!

05

榨菜配稀饭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干干的白稀饭实在无味

只要来一包6毛钱的榨菜

一口爽脆地“呱唧呱唧”

稀饭渗着榨菜的酸辣滋味

干吃更带劲儿

小编记忆中,还有一个紫山牌香菜心……

(哎呀,竟一不小心曝露了年纪T T)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现在榨菜花样那么多

想想还是原来的好

肉松的香酥和榨菜的辣咸是一对绝配

福州老话说吃一半咸吃一半甜

会变半癫(buang dian)

但是福州人就是很!爱!吃!

06

肉松配稀饭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福州人常说的“拌猫饭”

不能以貌取人!!!

只要有肉松,就是天堂!

小朋友不爱吃白稀饭,也不爱配菜

但只要在饭上铺满厚厚一层肉松

再开始使劲全方位搅搅搅……

稀饭成了肉松煲

干饭就成了肉松炒饭

不把碗底舔得一干二净不罢休啊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其实福州是肉松之乡啊

(P.S. 我国的肉松发源地在三坊七巷的光禄坊啊!

创始人小名林鼎鼎)

难怪福州人最爱的肉松品牌叫鼎鼎肉松了,哈哈

07

油条蘸豆浆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老板,豆浆一碗,油条一条!”

90年代,福州遍地的油条豆浆露天小摊

几张有点不成型的桌椅

妈妈带着宝贝,上班一族,大爷大妈的早餐聚集地

荔枝蘸酱油不稀奇,福州人还有更奇葩的吃法!看到第四个震惊了

随手把油条撕成两半,蘸上豆浆

一口豆浆一口油条

酥酥的油条和甜甜的豆浆混合在一起

天王老子来,我也要吃完才能走!

看完之后,发现福州人的脑洞了吗?!

这些其实是福州的传统

过去年代福州也是比较穷的

粮食不够吃,农民和城市平民盛行吃稀饭

配菜就是当地产的水果,蚬仔(溜央)

为了下饭再蘸上酱油

见过一碗稠粥加几粒蚬仔酱油就一顿饭

也见过几个人一瓶白酒,一包咸橄榄下酒的

问题投诉